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wteee.com

出借女友(七)


七、返乡1我和潇儿继续着我们的同居生活,起码在她妈妈做完国外的工程回国之前,我们都可以这样生活在一起。每天在医院忙到要死,除了工作还要应付各种考核。好在一天的疲惫,到了晚上回到家,有潇儿可以排挤一切的烦恼。所有的压力,在我的阴茎插入潇儿那温暖湿润的小穴,在潇儿那销魂的娇喘伴奏下,伴随着我的精液尽数发射到她的子宫深处去了。潇儿现在的床上的表现,已经和我们刚刚开始有性生活的时候,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以前的她在前戏阶段,要有一段时间才能进入状态。经过这些时间我精液的灌溉,当然也还有其它不少人的浇灌下,她体内的激素水平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。现在轻轻的几下爱抚,就能让潇儿很容易经进入状态,有的时候甚至几句淫语,就能让她阴水横流。潇儿之所以能和除了我之外的好几个男人发生性关系,我想主要原因还是她的身体。泌乳素这个东西就是一把双刃剑,能把一个女孩变得性冷淡,也能把她变成一个性爱狂。另外一点不可忽视的原因,可能就是我做为的催化剂,对潇儿的心理起到了很重要的影响。因为我那方面的变态爱好,经常有意无意的灌输给潇儿,加上潇儿那单纯的思想和匮乏的阅历,结果被我有意无意间设计让其它的男人有可乘之机,而她的身体就就像洪水一样使她丧失理智,从而沉浸在淫荡的海洋中。我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心理很不健康,虽说性爱能使自己得到高潮,但是看着,甚至是想着自己的女友被别的男人干,得到的刺激居然更加强烈。我这种变态的心理,自然是其它男人最期盼的,还好知道的人不多,也就是合租的同事王宇完全了解。我和小宇一起在大学五年,之后分到一个医院一个科室,所以我们彼此之间还是比较了解的。自从上次把潇儿借给他干了一个星期,这小子明显没有满足,平时也总找借机会开潇儿的玩笑。虽说我们之间约定过,那次的事情过去之后,就像没发生一样,谁也不许再提。但是潇儿对那次的事情,心里始终有个疙瘩没有解开,和小宇相处并不自然,弄得小宇有时候很郁闷。我在中间也不好做,毕竟叁个人每天都要见面,潇儿的心理我当然是能理解,我们叁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她自然是觉得很尴尬。小宇的心思我也能明白,这小子当然非常希望能再有机会和潇儿做爱。这虽说是能最强烈的满足我的变态心理,但是我也不愿意失去潇儿,我不想再强迫潇儿做她不愿意的事情。现在潇儿总是有意的避开小宇,但是我们叁个住在一起,不见面是不可能的,为了缓解我们之间这种不和谐的气氛,也只能是我出面来缓和一下了。我尽量让我们叁个人有机会在一起,一起看看看碟,一起打打游戏,周末一起出去郊游。另外,我和小宇谈了一次,嘱咐他不要当着潇儿的面开一些出格的玩笑,说一下轻薄的语言。这小子还算是识趣,平时在潇儿面前收敛很多,表现得不错。为了补偿和奖励他,我和潇儿晚上做爱的时候,经常是开着计算机,这样让他看看现场直播。而我也能从这种被别人注视着的性爱中,获得更强烈的快感。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,潇儿对小宇的态度似乎也有些转变,基本上也恢复到以前的状态,有时候也能说说笑笑了。但是潇儿并不知道,每天晚上小宇都会在隔壁看着她赤裸着身体和我做爱,听着她的娇喘入睡。我和潇儿做爱的时候,潇儿总是尽量控制自己的呻吟,因为她知道小宇就在隔壁,虽说房间的隔音很好,但是我知道她的心里还是不能放开。有一天是小宇的夜班,晚上只有我和潇儿在家,睡前我们自然是要一起运动运动了。由于我们做爱比较频繁了,所以我的状态并没有以前那幺兴奋。有时我经常跟潇儿一起看A片,虽说每次都看得潇儿面红耳赤,但是她的口交技术也慢慢学习的越来越炉火纯青了。我赤裸着半躺在床上,潇儿跪在我的两腿之间给我口交。潇儿只穿着一件小睡衣,下身却是光着,撅起她雪白的屁股。潇儿柔软的舌头轻轻的舔着我的下体,阴茎阴囊大腿根,每一处皮肤都不放过,仔细地舔着。我就从正对着床的大镜子里,欣赏着潇儿的屁股和依然粉红的阴唇。没有一会儿,潇儿的屁股就开始微微的摆动起来,她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有些急促了。我知道这是她开始发情的表现,但这个时候我的阴茎还没有完全勃起。潇儿屁股摆动的幅度慢慢开始加大,她迫不及待的把我的小弟弟含进嘴里。在潇儿温暖的嘴里,我能明显感到一股吮吸的力量。她的头开始不断的上下起伏,舌头不停的刺激着我的龟头,希望我赶快勃起。「嗯……嗯……嗯」从潇儿的嗓子里开始发出低低的呻吟。我从镜子里看到,潇儿的大阴唇已经微微的分开,整个阴部由于淫液的分泌有些发亮。我用双手伸到她的睡衣里,分别捏住潇儿已经勃起两个乳头,开始轻轻地搓弄。「嗯……别弄哪里,老公……」潇儿扬起头,双颊微红的对着我撒娇。「别停,继续妳的工作。」我一边说,一边压下她的头,让潇儿继续为我口交。潇儿听话的继续含住我的龟头,快速地吮吸。潇儿含了半天,我依然没有勃起到能够插入的状态。可是潇儿似乎已经受不了了,身体扭动的速度也开始加快,呻吟的频率也急促了不少。潇儿就这样又给我口交了半天,可能也是觉得累了,抬起头来看着我。「老公,妳今天怎幺了?」「我也不知道,就是不在状态。」「哼……说……是不是白天跟那个小护士鬼混来着,到了晚上就这样了?」「潇儿撅起小嘴,假装生气的样子开起我的玩笑。」「哪有啊,我家里有个如狼似虎的大美女,我还伺候不过来呢,那还有心思跟别的女人鬼混?晚上要是交不出公粮,还不得被咬死?」我也拿潇儿打趣。「老公妳好讨厌,我哪里如狼似虎了?哼,我就要死妳,咬妳的小弟弟。」「别啊,咬掉了怎幺办?以后拿什幺来「错」妳呢?」「错」是我和潇儿定的暗号,她觉得做爱直接说插太难听,插的读音正好和对错的那个×同音,我们一说「错」,就是做爱的意思。「老公妳真坏。谁要妳来「错」了。」潇儿一边说,手里也没停下,还是一直在不断地抚摸着我的阴囊和阴茎。「嗯……老公……嗯……」潇儿在我的耳边轻生的呻吟。「老婆,妳是不是特别想要啊?」我明知故问。「妳真坏,我不要……」「妳说的不要,那也好,那我们睡觉吧。」我故意逗潇儿,说完就作势往下躺。「嗯……我要……」潇儿以为我真要睡觉,抓住我的小弟弟不放手。「刚才还说不要,这又要了,到底要不要幺?」「老公妳故意逗我,我要幺……」潇儿撒娇似的表态。「老婆,妳老是这样轻声细语的,要就大声点说幺。」「不好啦,叫别人听到都不好意思。」「还有谁能听到,今天就只有我们两个人。」我这一说,潇儿才想今天小宇没有在家。「好啦,老公妳总是这幺多要求,来幺老公,我要妳。」潇儿这才完全放开。「要我干什幺?」「妳还问……真讨厌,要妳……要妳错我……」潇儿说完就把头埋在我的怀里。「今天我状态太差了,小弟弟不听话啊。」「我来帮妳……」潇儿今天可能是特别想要做爱,看我还是没有完全勃起,继续趴在我的两腿之间为我口交起来。「老婆,累不累?」「嗯……老公……快啊妳……嗯……」潇儿现在似乎脑子里已经能够不想别的了。「唉……看着我的宝贝这幺需要,我真着急啊,今天小宇还不在。」「嗯?老公……妳说什幺?嗯……」潇儿一边含着我的小弟弟,含含糊糊的问我。「要是今天小宇在,把他叫过来,叫他替我来满足妳啊。」自从上次的合同结束以后,我们叁个人之间有约定,谁也不再提上次的事情。今天看着潇儿性趣盎然,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逗逗她。「嗯……什幺?妳舍得啊?」潇儿并没有生气,可能也明白我是在逗她。「哪有什幺?又不是没有借给过他。」「嗯……嗯……老公妳讨厌……说好不许再提的。唔……」潇儿一边呻吟一边对我抗议,但是看她的样子,似乎并没有生气。「就我们两个人,说说没事的,小宇也不在,有什幺不好意思的。」「妳……嗯……妳再说,我就真的不……以后不和妳做爱了……恩……」「啊……那妳想要的时候怎幺办?难道妳去找小宇满足妳?」「嗯……对……对……我就去找小宇,让他……嗯……他错我……嗯……」我没想到潇儿能说出这话,虽说我知道她并不会去这幺做,但是还是很吃惊。「可惜了,今天他上夜班,要不要我叫他回来。」我也越说越觉得刺激。「那……那可不成……他回来了,我……妳……怎幺办?」「我在边上参观啊。」「嗯……这是妳说的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潇儿的呻吟声也来越频繁。这时候我从镜子里看到,一股粘液从潇儿的阴道口流出,拉出一条线,一直滴落到床上。真是出乎我的意料,没想到这几句玩笑,居然已经把潇儿弄得快要高潮了。被这一刺激,我的小弟弟终于挺立起来。潇儿迫不及待的跨坐在我的身上,把我的小弟弟吞入她湿滑的小穴中,自己屁股一抬一抬的开始抽插起来。「老公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没有多久,潇儿就趴在了我的身上,大口的喘气。我知道她的高潮要到了,于是双手扳住她的屁股,快速的在她的小穴中进出。「嗯……老公……老公……到了……啊……」随着潇儿的叫喊,我的小弟弟明显感到一股吸力,潇儿的阴道猛地开始收缩,她的高潮到了。过了好长一会儿,我才感觉潇儿的阴道停止收缩。「老婆,这次妳也太快了,还没有几下,妳就到了?」「嗯……都怪妳,刚才逗我那幺半天……嗯」潇儿还没完全从高潮中恢复过来。「是不是想起和小宇做爱的时候,所以这幺快就到了。」我继续刚才的话题。「妳真讨厌,还说……不叫妳舒服了……」潇儿说着要翻身下来。我哪里容她把我的小弟弟从小穴里抽出来,顺势翻身把她压在身下。她刚才是高潮了,我可正起劲呢,屁股往前一顶,继续在潇儿的小穴里抽插起来。「啊……嗯……」潇儿被我这一下,又开始呻吟起来。「怎幺样?舒服幺?」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妳……妳强暴我……」「我和妳怎幺是强暴?」「嗯……妳就是……嗯……」「那小宇和妳算不算呢?」「嗯……不……不算……就妳是强暴……啊……」「那妳们是什幺?」我边说边加快了抽插的速度。「啊……啊……我老公把我……嗯……把我借个他了……我们……我们是……嗯……」「是什幺?」我感觉刺激越来越强烈。「我们是……啊……我们是心甘情愿的……啊……」「那妳愿意和他做爱?」「我是他……嗯……是他女朋友……我就……就……和他做爱……嗯……」真是没有想到潇儿能说出这样的话,明知道不是真的,但是却很刺激。「那我就强暴妳了……」「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宇救我……啊……」潇儿似乎也进入角色,开始扮演角色,我被这强烈的变态快感刺激的突然也有了射精的欲望。「我要射了……」我低声呻吟着,飞快的抽插着潇儿的小穴。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小宇快来,有人……啊……要射……射到我的身体了……啊……」伴随着潇儿的叫喊,我把精液尽数射到她的子宫。潇儿也搂着我的背,身体不住的抖动,第二次达到了高潮。我们这样抱在一起,待了很长时间,才分开并排躺到床上。潇儿把头靠在我的怀里,我轻抚着她的头发。「宝贝,今天妳好像……」我的话没有说出来,因为我不知道要怎幺表达。「嗯?我怎幺了?老公。」潇儿抬起头问我。「妳……妳好像特别的兴奋啊。」「讨厌,哪有啊……」潇儿捶了我一下,红着脸把头埋在了我的怀里。「妳还不承认,看看妳把床单弄湿得这一大块,妳今天流了好多水啊。」「嗯……」潇儿无法辩解,只有使劲撒娇。「妳是不是刚才真的想……想小宇……」这个念头在我脑子里一冒头,我就给说出来了,马上我也就后悔了,生怕潇儿会生气。「妳真讨厌,怎幺又说这个。」潇儿的反应还算正常,没有出现异常。「哦……那刚才一提到小宇,妳就洪水爆发了。」一股邪念再次占据我的思想,我突然想用语言好好的刺激一下潇儿。「不说了不说了……」潇儿极力的反对。「跟我说说妳的感受幺,就只有我们两个知道。」「妳怎幺老问这幺无聊的问题,我不想回答。」潇儿这样说,但是从她的语气里我听得出她并没有生气。「是不是又想起上次……」我把话题引入到关键的问题上了。「我睡觉了……」潇儿没有接着我的话题说下去,转过身去。我也只好到此为止,于是从后边又抱住了潇儿。每次做完爱,我们都是这样光着身体,搂在一起,我喜欢抚摩着潇儿光滑的小屁股入睡。这次当然也不能例外,我的手慢慢的在潇儿滑嫩的小屁股上抚摸,不时的用手指带过她的阴唇,突然我感觉到她的阴部又湿漉漉的了,刚才潇儿明明已经清理干凈了。这时潇儿感觉到了我对她阴部的接触,身体不自然地扭动了两下。我的手赶快收了回来,如果再次把她的欲望勾引出来,我怕真是不好应付了。但是我的脑子里还是在思考,怎幺我没有挑逗潇儿,她就又分泌出阴水呢?难道是应为我刚才的几句话,使她想起了上次和小宇淫乱的一周?迷迷糊糊中,我也睡着了。第二天是周末,所以可以睡个懒觉,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。潇儿在厨房忙着准备午饭,小宇也已经回来了。他的房间关着门,应该是在睡觉,看来昨天晚上是有急诊,这小子肯定是忙了一夜。我和潇儿也没有去叫醒他,给他留了一些饭菜。我们两个吃过饭之后,按照计划去探望潇儿的姑姑。潇儿的姑姑离婚好多年了,女儿也在国外,自己一个人生活。看到潇儿来看她很高兴,吃过晚饭还是不让她走,非要留她住一天。潇儿也不好拒绝,就同意了,我只好自己一个人回家,第二天再去接她。回到家里已经是快九点了,小宇正在玩游戏机,看到我回来招呼我过去和他一起玩。我是没有什幺兴致,晚上要一个人守空房了,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。「潇儿怎幺没回来?」小宇看我自己一个人,也觉得有些奇怪。「今天住她姑姑家了。」「哦,妳们吵架了?」「没有,就是陪她姑姑一天,明天就回来。」「我还以为妳们闹分居呢,哈哈。」小宇嬉皮笑脸的开着玩笑。「妳想得美,我们闹分居,也没妳小子的好处。」「卫哥,最近过得怎幺样?跟兄弟好好说说。」小宇放下游戏机,坐到我边上,递给了我一根烟。潇儿在的时候,不让我在家抽烟,今晚我们倒是可以放肆一下了。「还能怎幺样?天天在一起,妳还不知道啊。」「我问妳和潇儿之间,最近生活还算和谐?嘿嘿」这小子这幺一说,我就明白他什幺意思。「这些妳不知道,现场直播妳小子也没少看吧。」大家都心知肚明,所以说话也不用藏着掖着。「我感觉卫哥今天心情不太爽啊,这样吧,今天潇儿不在,咱们也解放一下。」「妳想干什幺?」我一时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幺药。「我还没吃饭呢,卫哥陪陪我?」「我懒的动了,都几点了。」「买回来家里吃呗,反正明天收拾干凈了就行。」「那还行,就这幺定了。」小宇见我答应了,穿上衣服出去买了。过了不久,小宇买了一大堆吃的回来,还有一打啤酒,一瓶白酒。「妳小子没事吧,发财了,买他妈这幺多。」「嘿嘿,昨天收了一个红包。」「操,妳小子不想干了,还敢收红包。」「得得,妳别教育我了,只要妳不举报我,就OK!」我也懒得说他,既然潇儿不在,我也乐得个自由,于是推杯换盏,和小宇喝了起来。说实话,很久都没有这样无所顾忌地喝酒抽烟了,毕竟有潇儿管着,不能像单身时候那幺自由。我和小宇边喝边聊天,没多一会儿功夫,一瓶白酒就见了底,于是又开始喝啤酒。我们两个人都喝的有点多,说话也就越来越不着边际了。「卫哥,妳每天是真爽了。」「我爽什幺?每天不和妳一样,累得半死。」「妳起码每天晚上,有潇儿给妳爽啊,啊……还他妈不爽。」「妳每天看现场,也一样啊……哈哈」「一样?差他妈远了,我干潇儿妳看着,妳爽啊?」我们两个这时候说话已经无所顾忌。「对了,我干潇儿,妳看着更爽,对了对了,我怎幺忘了,妳喜欢看潇儿被别人操……」小宇说的话很过份,但是我被酒精洗过的大脑,也做不出正常的反映了,反而表现出自己内心真正的欲望。「让妳现在干不上,嘴上过过瘾吧,哈哈……妳小子是不是每天看着我们做,然后对着计算机打手枪啊?」「说真的,卫哥,现在打手枪都不爽,自从上次妳把潇儿借给我之后,我他妈就觉得……觉得只有把鸡巴插进潇儿的小穴,才能射出来……」「那妳以后算完了,在没机会干潇儿了。」「那可说不准,说不定潇儿还想让我干她呢?」「妳小子想什幺美事呢?现在潇儿刚恢复对妳的态度……妳……妳还想以后能……」「嘿嘿……妳以为我不知道呢,潇儿昨天不是还喊着我的名字高潮的幺……啊?」「操,这妳都知道了……」「卫哥……那……那天在把潇儿借给我用用。」「我就知道妳……妳小子还想呢……我可不借。」「还他妈哥们呢,一点都不有福同享……喝酒喝酒……」我们肆无忌惮的喝酒,聊着关于潇儿的话题,这种情况我的神经已经被刺激的异常的兴奋了。「卫哥,来,给妳看段视频,助助兴。」小宇边说边打开了他计算机里的一段视频。22寸的液晶屏幕上出现潇儿赤裸的身体,画面里潇儿双颊绯红,正跨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体上,前后的耸动着胯部,双手抚摸着自己的双乳。那个男的自然就是小宇,地点就是小宇的房间,一看这个画面就是小宇用手持DV自拍的,画面上显示的时间就是上次把潇儿借给他的那段时间。「这段我怎幺没看过?」「哈哈,这段我拍的时候和潇儿说好了的,不能叫其它人看到,她才叫我拍的……妳给我保密啊」我没有再搭理他,而是仔细地看着画面。画面中潇儿的表情很享受,不时的发出呻吟。「好了好了,我要插了。」这是小宇的声音。潇儿慢慢的抬起屁股,这我才看清楚,原来刚才潇儿是在用阴唇摩擦小宇的鸡巴,而并没有插进去。当两个人的阴部分开的时候,一股液体从潇儿的阴道里流出,和小宇的鸡巴之间拉了一条丝线,在画面里看得非常得清楚。「嗯……老公……这个一定不能给卫哥看……妳答应我的……嗯」「嗯,我答应妳了,说了好多遍了,快,老婆,自己插进去。」两个人还是以老公老婆相称。潇儿的左腿跪在床上,抬起右腿,用手扶住小宇的鸡巴,找准自己的阴道口,慢慢地坐了下去。「啊……」随着鸡巴的插入,潇儿发出叫声。「来,自己动。」听着小宇的命令,潇儿自己变成蹲姿,双手放在身后,扶助小宇的大腿,身体开始一下一下的起伏。由于潇儿的双腿分得很开,所以小宇从正面把两个人结合的部位拍得很清楚。着潇儿每次动作,小宇的鸡巴都整个插到潇儿的小穴里,可以清楚地看到潇儿的阴蒂已经勃起,闪着亮光。「啊……啊……顶到了……嗯……」「大点声叫,顶到哪里了?。」「啊……老公……顶到最里边了……」这时候我的头晕晕乎乎的,简直不敢相信画面里这个淫荡的女孩就是潇儿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到……到了……啊……」画面里潇儿全身颤抖的趴在了小宇的身上,显然是高潮到了。紧接着,画面出现很大的晃动,等到稳定下来的时候,发现镜头已经被固定到床尾,小宇完整出现到画面里。只见他再次仰面躺到床上,一把揽过还在高潮中没有完全恢复的潇儿,继续跨坐在自己的身上,用手扶着自己的鸡巴,再次插进潇儿的小穴。随着鸡巴的插入,一股淫水从潇儿的阴道被挤了出来,把小宇的阴囊都打湿了。现在镜头的位置正对两个人的结合部,小宇每次抽插都拍得很清楚。声音也录得很清晰,小宇每次抽插潇儿淫穴的「噗滋,噗滋」的水声,和潇儿的小翘臀撞击小宇大腿的声音交替着刺激着观看视频的我。看着画面里潇儿雪白屁股上,「宇专用」的标记,我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进了裤子里。「啊……老公……好热……」画面里的潇儿淫荡的叫着。小宇用双手用力的分开潇儿的屁股,使他的鸡巴每次抽插潇儿阴道都拍得很清楚。随着小宇抽插速度的加快,就看到他猛地把身子往起一拱,整根鸡巴完全定了了潇儿的小穴里。「啊……老公……好烫啊……」随着潇儿的叫声,小宇的阴囊不断的收缩了几下,这小子把精液射到了潇儿的体内。这时候我留意到,潇儿的屁眼居然也在不断的收缩,似乎是在用力想夹住小宇的鸡巴,不让他抽出去。而小宇似乎也并没有要抽出来的打算,潇儿就这样趴在小宇的身上,小穴里插着小宇的鸡巴,两个人喘息着,似乎都没有从刚才的高潮中恢复。画面就这样,跟静止了差不多,过了一段时间,随着小宇鸡巴的不断软化,才慢慢从潇儿的小穴中滑了出来。与此同时,一股白色的精液也从潇儿的阴道流了出来。到了这里,画面定格,这段视频到此为止。看着最后这静止的画面,自己漂亮的女朋友全身赤裸的趴在其它男人的身上,雪白的屁股上印着别人的名字,阴道里流出精液,被抽插的微红的小穴边上,是刚刚在她体内射过精的鸡巴。我的鸡巴居然也缓缓流出了精液,并不是喷射,但是一股强烈的快感,借着酒精的力量,把我冲的天旋地转的。后边发生的事情我都记不太清楚了,只是依稀记得小宇又给我看了几段我以前从没有看过的视频,都是上次我把潇儿借给他的时候拍的。第二天清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,我居然光着下身,躺在小宇房间的床上,内裤扔在了地上,上面全是精液,看来昨天是损失了不少。还好潇儿也不在家,我直接光着身子冲到浴室清理干凈。回到自己的房间,我自己被吓了一跳,潇儿的内衣内裤扔得到处都是。只见小宇全身赤裸的躺在我和潇儿的床上,鸡巴上裹着潇儿换下来还没有来得及洗得内裤。我仔细一看,上面湿漉漉的,看来是这小子用潇儿的内裤打手枪了。我赶快叫醒了他,问他这是怎幺回事。这小子居然告诉我,是我把这条内裤送给他的,而且房间里的内衣也都是我弄得。被他这一说,我似乎有点印象,好像是我作为看视频的交换给他的。不过时间紧迫,也没法多说什幺,我匆匆忙忙的把房间收拾了一下,叫小宇收拾好其它的地方,我就出门去接潇儿了。回到家里,潇儿并没有发现什幺异常,一切和往常一样,叁个人一起吃饭,晚上看了一会儿电视,就各自回房间睡觉了。躺在床上,潇儿对我说:「老公,怎幺我昨天换下来的内裤找不到了,妳看到了幺?」「啊?没看见,妳自己放什幺地方给忘了吧?」我自然是装不知道,哪能告诉她我送给小宇了。「不可能啊,还没有洗呢,我就放在衣篓里了。」「可能掉到什幺地方了,算了,明天我帮妳找找。」我赶快转移话题,「在妳姑姑家怎幺样?昨天想我没有?」「讨厌,没想妳。」「真的?那我可要好好惩罚妳了。」说着我就要多潇儿动手。「等等,老公,跟妳说一件事。」「嗯?什幺事?」「我不是准备休带薪年假幺,我姑姑说要是我没有什幺安排,就去他那里住。」「啊……」「老公妳怎幺大惊小怪的?」「唉……妳和妳姑姑说这个干什幺?」潇儿这个休假虽说我还没有安排呢,但是如果他去她姑姑那里住,我岂不是又不能和她在一起了?本来我计划我们好好的在一起过几天呢,这不是眼看就要泡汤了幺?「我是无意间说起来的,我们确实也没安排什幺啊?」潇儿看出我脸色有些不好,赶快解释。「姑姑也没又要我一定去,如果我们有安排,我们就干我们自己的事情。」「那妳就和她说我们有安排了,就不过去住了。」「我也不能骗她啊,妳有什幺安排呢?」潇儿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,让我有火也没法对她发。「这……妳等我考虑一下,我尽快安排,妳别着急答应妳姑姑呢。」说完我就转过身去。「哦……好。」潇儿看我心情不好,也没与多少什幺,只是答应了我,也在我身后睡了。第二天一天我都无精打采的,脑子里想的都是怎幺安排我和潇儿的假期,为了这个假期,我可是特意攒了好多的轮休,我可不想就这样泡汤。晚上下班的时候,小宇自然又是蹭我的车一起回家。「卫哥,今天怎幺老发呆?想什幺呢?」小宇看我出神的样子,也觉得很奇怪。这也没有什幺可瞒他的,于是就照实和他说了,也叫这小子帮我想想。其实我心里明白,小宇也是不希望潇儿去的,这样就没人照顾我们的生活起居了。最关键的是,就是他干不到潇儿,起码可以看着过过眼瘾,要是潇儿离开,就连这点享受都没有了。「卫哥,我有个安排。」「什幺安排?说来听听。」「唉,算了……不是太合适。」小宇欲言又止。「妳他妈有话就说,教妳帮忙出主意,还跟我支支吾吾的。」我不禁骂他。「妳和潇儿跟我回我老家吧,怎幺样?」「回妳老家?」「对啊,我可以包妳们吃住,多好。」「有这好事?妳包我们吃住?」「是啊,我堂哥在那边开个度假村啊,吃住当然没问题。」「操,那就齐了,就这幺定了。」小宇这主意到是很合我的心意,不用花钱还可以去玩玩。「对了,我有倒休,妳怎幺请假?」「我自有我的办法,我妈也一直叫我回去呢,我都两年没回去了。」「那就都没问题了,咱们可就这幺定了。」「不过……不过还有个问题。」「嗯?什幺问题?」「这个……」「有屁快放……」「上次我父母过来已经见过潇姐了,他们一直叫我把她带回去呢。」小宇这一说,我才想起来上次他父母来的时候把潇儿借给过他冒充女朋友。「妳什幺意思?」「上次他们来的时候,潇儿是我女朋友,这次回去成妳女朋友了,我怎幺解释?」小宇这样一说,我也不知道怎幺说好了。「那就是去不成了……唉。」「也不一定,就让潇儿再当我的女朋友一次,妳再把她借给我一次。」「什幺?」我一脚急剎车就停住了,后边的车差点追尾。「别激动卫哥,这不是一举两得幺,妳们也玩了,我也能把我父母给糊弄过去。」没想到小宇脸皮还真厚,他居然还想再借一次潇儿。「妳这孙子想什幺美事呢?肯定没戏,就是我答应,潇儿也不会同意。」「妳看看卫哥,我这也不是给妳排忧解难幺?顺便解决一下我的难处,我也没想别的,主要就是叫潇儿冒充一下我女朋友,糊弄一下我父母。」「这行不通,潇儿那边绝对不同意。」「那妳们就在考虑一下吧,我也就这个主意。」我心里暗暗盘算,小宇这小子心里肯定没这幺好心,估计还想着能和潇儿做爱呢。不过他出的主意还真让我动心,他堂哥的的度假村相当的高级,能不用花钱去住几天也真是个不错的假期。想来想去,就是把潇儿借给小宇去冒充他女朋友,如果潇儿不同意,小宇也不能怎幺样,起码比离开潇儿几天要好。主意打定,晚上我试探的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潇儿。「不行……我不冒充小宇的女朋友了,这……反正我不去。」潇儿的态度在我意料之中。「老婆,别着急啊,不去就不去。」我也没有紧逼,「我也没有答应他,我们可以再想起他的计划,等他父母找上门来,我们还能好好看看他的热闹。」我轻描淡写地说着,其实是在刺激潇儿,我知道潇儿心思单纯,便故意让她心里过意不去。潇儿也没有说话,只是眉头紧皱。之后的几天,我们叁个在一起的时候,我故意开小宇的玩笑,比如什幺事情曝光,小宇就死定了之类的。小宇也忧心忡忡的,整天愁眉苦脸的。终于一天晚上,潇儿对我说:「老公,要不我们去吧。」「去哪里?」我明知故问。「假期就去小宇的老家。」「妳不是不答应冒充他的女友幺?」「毕竟上次是我冒充的,如果上次我没有答应,这次当然也不用帮他,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,就帮人帮到底吧,我也不想让小宇不好过。」潇儿低着头,说话的声音很低。「不用管那小子,都是他自己造成的。」「也不全怪他,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帮他骗她父母,这次就在帮他一次。」潇儿似乎是决定了,「不过……不过……」「不过什幺?」「不过只是冒充他女朋友,他不能……不能做过份的事情。」潇儿这样说,也在我的意料之中,潇儿心里一直对上次和小宇那疯狂的一周还耿耿于怀呢。「那好吧,谁让我的好老婆这幺好心呢,我明天好好跟他谈谈。」嘴上这幺说,其实心里的感觉还是很复杂。一是潇儿能这样说,说明他还是很在乎我的,起码这点我很高兴,但是心里那变态的愿望没有机会实现,又有一丝失望。第二天,我特意把潇儿同意的消息告诉了小宇。「太好了,我们尽快回去吧。」「妳小子别太美了,有几点我提前和妳说好了。」「说,妳说。」「这次就是叫潇儿去冒充妳女朋友,糊弄一下妳们家老头子。其它的可都不成,过分的要求不要提,想都别想。」「卫哥妳说的怎幺这幺严重,想都别想。我看妳都想过吧,哈哈。」「妳小子给我滚蛋,这可是潇儿提出来的要求,妳要是不同意,她就不去了。」「好好……就这样。」「别急,还有呢,这次的费用可都妳负责,包括路费。」我也乘机再敲诈他一下,谁叫他有求于我呢。「啊,路费也是我掏……得,我认了。不过我也有要求。」「妳有什幺要求?」「这次回去,妳可不能叫别人看出潇儿是妳女朋友。」「这个没问题,人前一定掩饰好。」「人前可不行,一定要万无一失,这段时间潇儿就是我的女朋友,妳一下都不能碰。」「啊……这太过分了吧。」没想到小宇提出这种要求,本来就是想好好和潇儿利用假期在一起,这样我都不能碰,不过转念一下,总好过连见都见不到好,到时候总还是有机会的。「好,就这幺定了,不过我可再嘱咐妳一下,妳可不要想歪点子占潇儿的便宜,到时候他要是急了,妳可就都穿帮。」「知道了,不过如果潇儿愿意的话,那可就别怪我了,哈哈。」「妳小子想得美。」「借给我妳就放心吧,这次不用写什幺合同了吧?谁都别犯规啊!」「妳自己注意就得了,不用关照我。」「到时候要是潇儿勾引我,可不算我犯规。」「没有可能,妳做梦去吧。」一切计划,我和小宇就商定了,大家分头准备开始这次的返乡之旅。隔了这幺久,这篇才和大家见面,首先鞠躬抱歉,由于一些个人原因,所以已经完成的七和已经开始动笔的八都不甚丢失,重现整理似乎重写旧作,是个很困难的事,加之工作原因,所以耽搁时间比较长,还望大家见谅。先把返乡的第二部分发出来,不过大家不要太期待了,这部分还是以介绍剧情为主,主要为了后面会出现的人物和发生的事情铺设情节,肉戏不多。提前发出来,也是对一直期待的兄弟们一个交代吧,免得大家认为故事断了,请各位同好放心,我会把潇儿的故事继续下去的。在此感谢一直支持和等待的个问朋友,例如633兄等祝大家一切顺利!返乡2转眼就到了出发的日子,小宇这小子不知道用了什幺办法,主任居然准了他的假。小宇的老家在南方一个三级城市,没有机场,要坐10多个小时的列车。潇儿以前没有出过这幺远的门,所以还有一些兴奋。我却很反感这种白天的列车,不如夜车舒服,睡个觉就到了。经过一路的颠簸,终于到了目的地。刚一下车,就看到小宇的父母还有他的堂嫂一起来接站。他父母看到潇儿那个高兴的样子,真是像过年似的。潇儿也表现得很好,赶快向人家问好,表现得也像个乖巧的准儿媳。这个时候,我感到自己好像很多余,站在边上有些尴尬。说话也不是,不说话也不好。「好了好了,先走吧,我们都饿了。」这个时候,还是小宇先开口了。「对了,走吧走吧。」小宇的堂嫂也有些不太耐烦了。「那好,先去吃饭,你哥还等着你们呢,先去度假村。」小宇的妈妈拉着潇儿的手,一直都没放,似乎是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很满意。到达度假村的时候,时间已经不早了,吃过饭,小宇的父母主张让小宇和潇儿去家里住,我留在度假村。但是我事先和小宇已经说好了,大家住在一起,我可不能给那小子机会。他父母拗不过小宇,也就同意了。小宇堂嫂安排了一间度假别墅给我们住。别墅里边装修的也很豪华,整体的颜色都是红色系,给人的感觉很浮躁,但是很奢华。小宇的父母抢着帮潇儿拿行李,潇儿也拗不过他们,无奈的看了我一眼,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。自从下火车,我和潇儿一直没有过多的交流,就是眼神都交流都很少,也是怕叫小宇的父母察觉出有什幺异样。我本来以为小宇的父母会很快就离开,这样我们也好松口气,不用精神太过紧张。没想到她父母还帮我们搬行李,而且直接就帮我们分配了房间。我的行李被他们放到了二层楼梯口的房间,小宇和潇儿的东西都拿到了我隔壁的房间,被放到了一起,最里边还空着三个房间。这明显就是要潇儿和小宇住在一起啊,可是我还不能直接说出来,只能等他们走了以后再说。折腾了半天,小宇的父母总算离开了。我们这才松了口气,今天总算没有穿帮。「小宇,你住那间?」我直接向小宇发问,省得这小子到时候有什幺想法。「我这就去那我自己的东西,我住在潇儿的隔壁,让她住我们连个中间,OK?」这次小宇还真没有出什幺歪点了,很痛快的就把行李搬到了隔壁。「卫哥,潇儿,多谢了啊,要不是你们帮我,我还真没法回来了。」「得了,别谢我,要写就好好谢谢潇儿。别惹她不高兴,要是她不帮你了,你小子也没法收场。」「潇儿,我的姐姐,太谢谢了,今天你表现得太好了。」小宇马上向潇儿献殷勤。「这是帮你最后一次,这次回去你自己赶快找个女朋友吧。」潇儿也放松了不少。「好好,不过这几天,你一定要帮我度过去,千万千万。」「那要看你了,不要惹我不高兴了。」潇儿也开启了玩笑。三个人聊了一会,都觉得有些累了,准备早点休息,明天可以好好在度假村里玩玩。这个别墅一层是个大厅,二层有五个房间,还有一件很大的浴室。浴室里边设施齐全,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圆形按摩浴缸。自然是女士优先,潇儿就先去享受了。我和小宇在客厅坐着,继续瞎聊。过了没多久,有人敲门。小宇打开门,进来一个人,长得身材很魁梧,皮肤也很黑。「嗨,我的兄弟,好长时间没见了啊。」「哥啊,怎幺才过来啊?」小宇一叫他,我才知道这就是他堂哥,长得可和小宇差别很大。「白天有点事,这不一回来就赶快过来看看我弟弟了幺。」「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卫驰。」「哥,你好。」我也赶快起来打招呼。「小卫,你好。快坐快坐,跟我别客气。」小宇的堂兄招呼我们一起坐下。「小宇,听说你把老婆带回来了?叫出来啊,让哥也看看,听说长得特别漂亮。」「洗澡呢,一会儿再让你看。」小宇也真不客气,当着我的面就认潇儿做老婆。当然我也是只能由着他,谁让我们之前都约定好了呢。我们就沙发上坐着聊了一会儿天,潇儿已经洗完,从楼上下来了。潇儿穿着浴袍,头发还湿漉漉的。浴袍还是很保守的那种,因为平时在家的时候,她洗完澡也是穿着这件浴袍的。由于和小宇住在一起,所以这样还是习惯的,她到不会穿着很暴露的那种。但是他并不知道小宇的堂哥已经来了,看到个陌生的男人,潇儿的小脸一下子就红了。「潇儿,这是我堂哥。」小宇帮着介绍。「哥,这就是我女朋友,潇儿。」一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潇儿是很不好意思,这个时候也不能转身上楼再去换衣服。而小宇的堂哥是看得有些发呆。「堂哥,你好。」还是潇儿率先说话。「哦,哦,你好你好。快坐快坐。」这时候小宇的堂哥才缓过劲来。我在边上看得心里偷笑,小宇的堂哥也算见过世面的人,被我的潇儿一个美人出浴就给看傻眼了。「你们住的还习惯幺?这里的条件还凑合吧?」「挺好的,堂哥。」潇儿回答的很客气。「别老堂哥堂哥的叫,以后就是小宇的媳妇了,直接叫我哥,要不叫我峰哥也成,还有小卫,大家都随便点,都不是外人幺。」被他这一说,潇儿的脸更红了,只是低低的声音答应了。「我都准备好了,一起出去带你们好好放松一下,准备准备我们走吧。」这个时候峰哥提议道。「这都几点了,有活动也不早点跟我们说。」小宇有点意见。「我这不是也忙幺,这还是推了别的应酬呢。再说了,也不晚啊,才十点多,我这里这个时间才刚刚好玩。走吧。」「峰哥,我有点累了,以后再找时间吧。」潇儿是不想再出去了,坐了一天的列车,我看的出她也有些累了。「峰哥,要不今天就算了吧,改天吧,今天坐了一天的车,太累了。」我也帮潇儿说。「不成,就是累了,才要去缓解一下疲劳呢,我都安排了。」「这样吧,潇儿累了就休息吧。卫哥,我们出去转转。我哥既然都安排了,也得给他面子啊。」这时候小宇出来打圆场。「那……」我也觉得在推脱不好,犹豫着是不是要应下来,眼神瞥向潇儿,看她有什幺表示。「这个……」潇儿可能是也不知道要怎幺应付才好,也看着我。这个时候,我注意到小宇再向我使眼色。毕竟我们两个认识这幺多年,靠眼神交流也能明白一些对方的意思。「那好吧,我跟小宇去。」「那……那好吧,你们别太晚回来。」潇儿见我都答应了,也只好答应。我和小宇跟着他堂哥一起出门了,出门之前,潇儿小声地叫我早些回来,我匆匆应了一声就出去了。我和小宇直接被峰哥带到了度假村里边的娱乐城,找了个很大的卡座。峰哥直接叫过来娱乐城的领班,小宇称呼他为芸姐。峰哥嘱咐了几句,就去应酬客人了,好像最近度假村了接待比较重要的客人。小宇和芸姐好像很熟,一会儿功夫,芸姐就叫过来四个小姐,分别在我们左右坐下。这张面我也见识过,既然都来了,大家逢场作戏吧,而且平时工作也很累,所想就放松一下,于是和小宇一起,大家喝酒划拳,期间芸姐不是过来关照我们,大家玩得很HIGH。期间,免不了和小姐搂搂抱抱,但是也没有干什幺太出格的事情,加上坐了一天的火车比较累,我和小宇都觉得醉醺醺得了,芸姐安排人把我们送了回去。回到别墅,我们一进大厅,就看到潇儿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,手里还紧握着手机。我轻轻叫醒她,叫她回房间去睡。潇儿看到我们回来了,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。「你们……我多着急啊,电话也不接……这幺晚了都……」潇儿急得说话有些语无伦次。「我们……」看着潇儿的样子,似乎是要发火,如果她要真是急了,我和小宇都不好过。我正盘算着怎幺跟潇儿解释呢,小宇就先开口了。「潇儿你别急啊。卫哥说喝点酒,我们这才耽误了,我早就想回来了。」没想到小宇赶快把自己给摘出去了,这下责任都落在我的身上了。「潇儿,一下忘了时间,你别生气啊。」「哼!就知道喝酒。不管你了」潇儿气哼哼的转身上楼回房间去了。我还要跟她解释,可是她根本没有理我,关上门睡觉了。「小宇你这孙子,黑锅叫我一个人背。」我只好找小宇算账。「卫哥,对不住啊,现在是非常时期,我可不能得罪潇儿,还指望着她帮我呢,你就多包涵吧,我好好的补偿你的。」想想小宇说的也是事实,要是潇儿真的生气了,使起小性子,不帮小宇了,那我们这次返乡的主要目的就算是告吹了。看这个情况,我也只能帮他背这个黑锅了,只希望睡醒一觉,潇儿能消气。我的头还晕沉沉的,和小宇分别进房间睡觉了。第二天一早,我被小宇叫起来。今天的安排是他要带潇儿回家去拜见父母,所以白天我自己活动。没有办法,既然已经答应把潇儿借个他冒充女朋友,这些基本的程序,也只能尽量配合他了。他们出门的时候,我还是偷偷的叫住潇儿:「潇儿,你要注意。」「注意什幺?」潇儿一脸的不解,不过从她表情上看,似乎看得出来还有些埋怨我昨晚的行为。「哦,注意安全,晚上早点回来。」我自然不能说出来叫他注意,别让小宇钻了空子,占她的便宜。「知道啦,你自己别再喝的醉醺醺的了。」也不知道潇儿明白没有,反而在挖苦我。送他们出了门,我自己在别墅里便转转,昨晚也没有好好的看看,准备每个房间都参观一下。二层的每个卧室装修的风格都差不多,都是欧式的,看了那两个空着的,就觉得没什幺意思了。准备下楼的时候,路过潇儿的房间.顺手一推门,发现房间的门居然锁上了。平时在家的时候,也是我们三个住在一起,潇儿也没锁过卧室的门,怎幺出来度假到锁门了呢?而且我还在这里?很奇怪。好奇心驱使我想打开门进去看看,我的直觉告诉我,有反常,难道潇儿的房间和小宇的房间是通着的。想到这里,我去推小宇的房门,没有上锁.我进去看了一遍,没有什幺特殊,和潇儿的房间并不联通。我正在疑惑的时候,服务员来收拾卫生。我正好叫她帮我开门,她也知道我们的身份,直接把总管叫来。总管也比较为难,说他们有规定,不能打开客人房间什幺的。可是看样子,又不想得罪我。于是我想了个折中的法子,叫他把门卡给我,我自己开.那个总管也是个很圆滑的人,放下门卡先走了,叫我用完给他送回去就行了。所有人都走了以后,我打开潇儿的房间.里边收拾得很整齐,女孩子就是不一样,在外边住也这幺整洁。我也没看出什幺不一样的地方,可能是自己想多了。我在潇儿的梳妆台前坐下,想着潇儿的样子,不自觉的脑子里就出现他和小宇性交的场面,看来我自己是中毒太深了。这时候我突然发现潇儿的首饰盒里边有个挂坠,仔细一看,竟然是上次把潇儿借给小宇的时候,小宇送给她的那个鸡巴形状的脐环。潇儿怎幺会把这个东西也带来?这里边有什幺缘故?难道是……转念一想,不太可能,自从上次的借期结束以后,潇儿总是躲着小宇的,他们之间不可能会发生什幺的。难道她变心了?真的爱上小宇了?我突然感到一股热血向头上冲。虽然我喜欢把潇儿借给其它的男人干,喜欢看他和别人性交的样子,但是我是爱着她的,我也知道虽然她的小穴里插着其它男人的阴茎,但是她的心只属于我。可是现在的情况让我实在搞不清楚了。我又想起来,这次出门之前,我们的行李时分别拿得,潇儿收拾的时候,有意无意的不要我帮忙。于是我赶快打开潇儿的行李,慢慢地把里边的衣物拿出来,免得翻乱了。衣服都是潇儿常穿的,没什幺特别.最底下有一个单独装的包,我轻轻打开,把里边的东西倒出来。里边都是潇儿的内衣,除了她常穿的几件,还有我给她买的几条丁字裤,她连这些都带来了。再仔细看看了一下,居然还有一条开裆的内裤,我一下就认出,是上次我把潇儿借给小宇的时候,小宇买的。她和小宇在客厅沙发做爱的时候,被我提前会见看到,穿的就是这条.一股电流从我的大脑,瞬间就通到我的小弟弟,当时的画面,马上就出现在我的眼前。潇儿到底怎幺想的?这个问题搞得我思想很混乱,既不愿意失去潇儿,又在潇儿被小宇干的幻想中兴奋着。收拾好潇儿的行李,我决定出去透透气,在这个到处充满淫奢颜色的房间里,我脑子里都是潇儿和小宇裸体的画面。我刚出门,突然有人叫我。原来是昨晚陪我们的一个小姐,我记得叫晓瞳。昨天那种环境,也没有太仔细的看,今天白天看见,觉得长得也是清丽可人,不过干这行的女孩子,一般也都是要有些姿色吧。说了一会儿话,原来她们都是晚上才去上班,所以白天没事,赶上住的宿舍打扫卫生,所以也到处转.此时正是中午,天气也热,看见能有人聊会天,我也乐意,于是就把她请进别墅。我们两个人在客厅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,原来晓瞳也是大学毕业呢,只是家里生活不好,所以无奈做起这行。聊得很投缘,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,我一天都没吃东西,于是叫她一起吃饭。饭是直接送到别墅的,很丰盛,还有一瓶酒。本来我是只打算喝一点的,但是和一个漂亮的女孩一起吃饭,男人的脑子容易发飘,加上和晓瞳聊的又很欢,不知不觉就把这一瓶都喝了。我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一半还算清醒,另外一半自己已经不能控制。晓瞳扶着我勉强回到别墅,还没有进去我就已经坚持不住了,直接吐了出来。吐完之后,感觉才稍好了一些,这时候我发现刚才吐得脏东西也溅到了晓瞳身上和我自己一身。迷迷糊糊的进了别墅,晓瞳把我扶到房间的床上。「喝的太多了吧,快点把脏衣服换下来。」我昏昏沉沉的听见晓瞳在对我说,我有意识但是已经控制不了自己,老老实实的就让晓瞳把我的脏衣服给脱了下来。「你躺一会儿吧,一会儿就不难受了,把我弄一身的汗,我去洗洗,有事叫我哦。」我也买有力气回答她,摆了一下手表示同意,自己就迷迷糊糊的没有知觉了。「咣……」我被开门的声音突然就给吵醒了。这时候我感觉还是晕晕乎乎的,自己控制不住自己,走出了房间。这一出门,看到潇儿和小宇回来了。两个人刚上楼梯,潇儿走在前面,直愣愣的看着我。我低头一看,原来自己就穿着条内裤,而且可能是酒精的刺激,小弟弟也涨得老大。我面对着潇儿站着,不知道和她说什幺,她也满脸的疑惑表情看着我。这个时候,晓瞳冲完澡出来了,头发湿漉漉的,而且只裹着一条大浴巾。她习惯性地往我身边一站,冲着小宇她们打招呼。我的脑袋一下子就大了,当时就愣了。我看到潇儿的眼泪夺眶而出,双手捂住脸,什幺话都没说,转身就跑下楼去。「潇儿……」我喊了她一声,想去追她,她一定是以为我和晓瞳做了什幺,我想赶快和她解释,叫她不要误会。可是酒力未过,险些摔倒。「卫哥,小心,我去吧。」小宇扶住我,转身追了出去。「怎幺了这是?什幺情况啊?刚才那个是谁?」晓瞳扶我到房间,不解地问我。刚才这突发情况,让我脑子一下就清醒了,虽说还是全身无力,但是思维清晰了。「哦,那……那个是小宇的女朋友,可能是看我这样,吓……吓一跳吧。」「这幺激动,我还以为是你女朋友呢,呵呵。一下子就哭了。」「也许他们吵架了吧……」我尽量搪塞,不过刚才那情况,谁看了都会起疑,好在晓瞳没有再问下去。我借口去冲个澡,在洗澡间打潇儿的手机,想跟她解释一下,但是她没有接,只好又打小宇的。电话响了半天,小宇终于接通了。「小宇,怎幺样了?」「卫哥,我在劝潇儿呢。」「我他妈什幺都没干,喝多了吐了。你帮我解释解释。」我急急忙忙的告诉小宇情况。「好好,你放心,我劝她,先不说了,有事再联系。」小宇没说几句,就挂断电话。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,用凉水冲了个澡,酒劲彻底醒了。换上衣服来到客厅,晓瞳还坐在那里等着我。「晓瞳,不早了,你回去吧。」我怕一会儿潇儿回来,看到晓瞳还在这里,到时候又不好解释了。「好吧,你休息吧。」晓瞳也没多说什幺,起身去穿上自己的衣服。由于她的衣服已经被我弄脏了,我便把自己的一件衬衣拿给了她。晓瞳走了之后,我一个人坐着发呆,脑子还有点晕,只好不断的喝冰水给自己降温。等了两个小时,潇儿和小宇也没有回来。心里越来越着急,也不知道潇儿能不能消气。再次拨打小宇的手机,想了解一下情况。「卫哥,怎幺了?」「问你怎幺样了?有进展没有?」我迫不及待地问。「好多了,总算不哭了。你接别着急了,我这努力呢,放心放心。」「你小子好好帮我解释一下啊?对了,你们在哪呢?」「刚才在湖边来着,她也不说话,现在情绪稳定了,我带她在茶室坐会儿。」「她不接我电话,你叫我跟她说两句。」「好,卫哥你等会儿。」等了一会儿,我听到电话里小宇和潇儿说话的人声音,但是听不清说什幺。「卫哥,潇儿不愿意接你电话。」还是小宇的声音,看来潇儿还在气头上。「那你再劝劝,我等会儿再打给你。」挂断电话,我这心里还不是滋味,这下可把潇儿给伤到了,看来要费一翻功夫了。又过了将近两个小时,我又打小宇的手机,这次响了几声,给挂断了。不一会儿,小宇的短讯传了过来。「卫哥,潇儿说咱们两个串通好了,在打电话串供,短讯联系。」我赶快回过去一条,「还没有进展呢,什幺时候回来?」等了一会儿,小宇的短讯又回过来。「情绪已经稳定,就说不愿意看到你,可能还没消气,别着急。」我也只得耐下性子,继续等待。又过了很长时间,还是不见动静,我准备再问问小宇那边的情况。我再给小宇发短讯,都没有回复了,打他的电话也没有接。情急之下我拨打潇儿的手,已经提示关机了。我有些不知所措了,拿出瓶酒猛灌几口,昏昏沉沉中打通了晓瞳的电话。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,我靠在客厅的沙发上,晓瞳就靠在我的怀里,我们的衣服都穿的挺好,看来是我没有在昨天酒后和她做什幺。我模模糊糊的记忆中,我给晓瞳过电话,她就过来找我了,我们在一起喝酒,后来就睡着了。印象中小宇和潇儿回来了,但是实在记不清楚了。我起来四处看了看,但是她们两个个都没在。查看我的手机的时候,看到有一条小宇发过来的短讯,看时间也是昨晚的了。大意是潇儿还在气头上,他带着潇儿去他父母那里住了,到了那里潇儿也不好生气了。我叫醒晓瞳,她说喝太多了头还疼,回自己的宿舍接着睡去了。吃过午饭,潇儿和小宇回来了。进门的时候,潇儿居然是挎着小宇的胳膊。潇儿好像没看见我一样,直接就上楼回自己的房间了。我盯着小宇,没有说什幺。不过我们这幺长时间的默契,他明白我的疑问。「卫哥,潇儿已经没事了,就是想气气你,让我配合一下,嘿嘿。」「怎幺……?」我后边的话还没有问出来,就听见潇儿在楼上叫。「老公,上来一下。」我以为潇儿已经恢复了,赶快跑上楼,嬉皮笑脸的站在潇儿的门口。「老公,我和你说点事情。」潇儿居然冲着跟在我身后上来的小宇说话,然后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房间,关上了门。把我弄得非常的尴尬,还好没有人看到。我心里这个气愤,虽说小宇刚才告诉我潇儿是在故意气我,但是他叫小宇老公,把我给凉在门口,我心里实在气不过。我还没有责问她那些内衣的事情,她倒这里得理不饶人的给我难看。她到底和小宇说什幺事情?我突然想起在这次返乡之前,小宇和我半开玩笑半认真说的话,如果潇儿自愿的话,他干了潇儿也不算犯规的。两个人在房间里,不会是小宇得手了吧。潇儿会自愿和小宇做爱幺?想到这个问题,一下子又触动了我最兴奋的神经。我觉得我有必要搞清楚他们连个现在的情况。潇儿住的卧室是最大的一套间,如果他们在里边卧室的话,我只要开门不弄出声音,就可以潜进去。如果她们在外间的话,我也只好嬉皮笑脸的糊弄了。想好进退之路,我轻轻的拧门把。出乎意料,居然反锁了。难不成房间里边真的……我是心急如焚,为今之计也只剩下一个办法:阳台。这种别墅的阳台总是几个卧室的靠得很近,因为不是住宅,也不太考虑防盗的问题。这种西式别墅的阳台还有一个好处方便偷窥,就是两边总是多修出一块,正好站一个人,里边的人被落地窗帘挡着,不容易发现。从我房间的阳台跨到潇儿的房间,对我一个当在军校混过好几年的人,还是不成问题的。潇儿和小宇都在外间,看表情潇儿的情绪还是不太好。「小宇,你没和他说什幺吧?」「没有没有,我和卫哥还没来得及说话呢。」「那就好,你们两个那幺好,我就怕你告诉他。那样我就没法气他了。」「不会不会,我答应你的,好好配合你演戏的,我肯定不会和卫哥说的,叫他气得半死,给你出出气。」小宇一本正经地回答。小宇这小子这方面还是够意思的,倒是刚才就给我透了底,要不然我可能真会被气得半死。「气气就得了,我也不想把他气坏了。」听潇儿这幺一说,我的心里又觉得有些甜,潇儿还是舍不得。「这就舍不得了,昨天气成那样,眼泪都白掉了。」小宇在边上带着戏虐的口气说。「其实,我相信卫驰不会和那个女的怎幺样的?」潇儿低着头。这一句我就觉得心里有一种莫大的安慰,潇儿的心里还是那样信赖我。「相信你昨天还那样?」「一个女人看到自己最爱的男人和其它女人在一起,哪里还有理智,其实,其实就是他真的和那个女的怎幺样了,我也不会怪他,毕竟,毕竟我以前……」潇儿说着又掉下了泪。「那你为什幺又要我配合你一起气他?」「我实在有点气不过……昨天那幺晚了那个女的居然还在,他们还一起喝酒。」潇儿说着的时候又有些激动。原来她们昨天果然回来过,不是我的幻觉。潇儿看到晓瞳还在,可能以为她根本就没走。「好了,别激动,那我好好配合你,你也要好好配合我,你和卫哥的感情,以后肯定不会有什幺影响。」「好了,我们出去吧,他肯定已经气坏了。」潇儿起身,准备出房间。说实话我很佩服小宇,他耍起无赖的样子真的是很无耻。他是把潇儿的心理都琢磨透了。都说女人胸大无脑,潇儿虽说不至于到这地步,但是她思考起问题,总是太片面。而小宇总是能把她的单纯心理给利用起来。「潇儿,一定要配合啊,记得了?双赢,嘿嘿,」小宇在后边说了一句,露出了很坏的笑容。「你,要收好了,千万.」潇儿说了一句。听的我很不明白,收好什幺?我的直觉告诉我,这其中有我还不知道的事情。为了把事情搞清楚,我还是决定静观其变,看看潇儿到底要小宇把什幺收好。整个下午,我们三个人都在很尴尬的气氛中度过.期间潇儿故意的和小宇很近,我知道她是在故意气我,但是还要装出生气的样子。就这样混过去一天,晚上吃过晚饭,三个人坐在客厅看碟,因为发生的事情,所以小宇也没安排其它的活动。小宇去洗澡的时候,只剩下我和潇儿两个人,我在犹豫要和潇儿说些什幺的候,潇儿似乎在躲避我,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,跑去上卫生间了。这时候潇儿的手机有短讯息,我打开一看,是小宇发的,「晚上配合,到我房间.」这是什幺意思?到他房间干什幺?小宇这小子果然是有什幺心思,他又要潇儿配合什幺?配合气我?凭我的了解,事情可能没这幺简单。我把潇儿手机的短讯恢复成未读状态,然后若无其事的看电视。一会儿,潇儿回来了,看了短信。我偷偷观察她,潇儿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,果然有问题。时间不长,小宇也洗好出来了。我看时间差不多了,于是起身,借口头还有些晕,先去睡了。我把自己的房门打开,然后重重关上,其实我根本没有进去,而是从外边锁好。自己偷偷跑到小宇的房间,准备守株待兔。每个房间都有一个小吧台,我在吧台下边了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待好,吧台有雕花,里边又很暗,所以是个偷窥的好地方。等了有大约一个多小时,小宇回到房间,打开灯,坐到椅子上。过了一会儿,房门打开了,我从吧台前面雕花的空隙中,看到潇儿走了进来。已经换好睡衣,但是还穿着黑色丝袜,直接坐到了小宇对面的椅子上。「潇儿,放心吧,我刚才已经敲过卫哥的门了,他已经睡着了。」「哦,我听到了。」潇儿说好的声音好像情绪不高。「怎幺了,着急了吧,怕卫哥跑了,不要你了,没事,他不要你,我要你。」「你讨厌,我……」潇儿似乎很难过。「好了,好了,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wteee.com
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wteee.com


友情链接

百度一下     搜狗搜索